遗憾 (1 / 6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看着沈麟驮着温琢玉跌跌撞撞前行,沈幼之内心十分不爽,讲不出那种滋味。可是看到地上的血迹,他也替温琢玉担心,疑惑的问云微曦:“云宗主说,温琢玉的金丹会化掉?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面色凝重,神态肃然,“是。二公子原本只剩半颗金丹,如今灵海又受创,谁也保不住他这半颗金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幼之纳闷:“他为何只剩半颗金丹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摇头。他想起温琢玉灵海的紫色莲花,他感觉不到那株紫色莲花有何用,也想不出这是什么莲花。而且,温琢玉周身有一股隐秘不易被察觉的真气,一般出现这种情况,定是有高手耗自己的修为渡入另一人体内,只在必要时发挥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莲花从何而来?有何作用?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何人舍了自己的修为庇佑温琢玉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赶上沈麟,沈幼之见他累的汗水直流,提议自己驮一会儿,沈麟却不肯,说着说着哇的一声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幼之举足无措,将温琢玉扶下交给云微曦,安抚道:“没事没事,别哭了,你哭起来真难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麟没心情跟他斗嘴,直勾勾盯着温琢玉说道:“我喊了他好几声,他都没回应我。他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琢玉此时面色惨白,嘴里虽然没有血再流出,气息却还是非常微弱,实在叫人不怀疑他是不是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将人放好在地,想给他渡些灵力,却发现灵力根本渡不了,温琢玉的身体非常顽固的排斥他的灵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脸色不太好。”沈幼之隐约觉得事态变得严重起来,云微曦都这样了,估摸着温琢玉真要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道:“二公子的身体非常排斥我的灵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幼之不信,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