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憾 (2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他试了一次,发现也是如此,轮到沈麟试完,结果也一样,他当即抱着温琢玉一顿嚎啕大哭,哭的鼻涕眼泪乱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真就这么……了?”沈幼之凝眉,“不就是断了一根手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解释道:“他消失的这几日一定经历了生与死的较量,才会留下如此严重的内伤。他能撑到此刻,已是幸运,兴许护他之人,以为他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自救之法,或者,拿回属于他的另一半颗金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幼之仔细揣摩了云微曦的话,捕捉到了一点,问:“可是有那半颗金丹即可保住性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不确定此法是否可行,但至少可以一试,关键温琢玉的另一半颗金丹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现在沉思之中寻找救温琢玉之法,沈麟哭的声音越渐小了,大概是太吵了,温琢玉缓缓睁开许久不曾睁开的眼睛,看到的第一人就是沈麟那张大花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麟。”他的声音细若蚊蝇,若不是沈麟靠的近还真不见,当即激动的说:“你是不是醒了?是不是不用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死?温琢玉搞不清楚目前情况,他只觉得浑身无力,周身十分不舒服,出气难受,眨眼也难受,左手很痛。他问:“谁要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。我刚才喊你你没回我,我以为你死了。”那种感觉非常令人恐惧,沈麟回忆起忍不住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,“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沈麟,让你担心了。”温琢玉伸手拉过沈麟的手,气若游丝道:“沈麟,我自知活不长久,回想此生,未曾真正成就某事,实属遗憾,愿我死后能为至亲尽绵薄之力。”他知道自己不行了,没有死在崖底已是受上天眷顾,只是将死之时,心中遗憾实属良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沈麟瘪嘴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你还这么年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琢玉暗叹,微笑道:“英年早逝未必是件坏事,起码永远这般年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麟道:“你不要再说死不死的事了,我带你去找人。”他想起云微曦适才说所说,“我把金丹分你一半,云宗主说,你只需半颗金丹就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麟能做到此番地步,温琢玉实在感动,然而他好像没必要害沈麟损半颗金丹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