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憾 (3 / 6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“整个都给你,成不成?再多一颗,都没有了。”沈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琢玉笑了笑,“沈麟,我爹与其他人被关于山洞,稍后我死了,你把我体内的半颗金丹挖出来,给我爹,他很需要这半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麟不知该说什么,拽住温琢玉的手,不断尝试为他输送灵力,数次读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若你们能顺利离开岐山,替我去寻温夙,他,他被黑白无常带走了。”想起生死不知的褚江惑,温琢玉心中绞痛,眼眶子一红,哑着嗓子说:“他若是平安,告诉他,无论他日修真与魔道走入什么样的境地,记得他说过的话。你……”温琢玉不觉眼眶湿润,把沈麟拽的更紧,心要裂开一般作痛,口吐鲜血,“你告诉他……咳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说话了!”沈麟捂住温琢玉嘴,鲜血顺着指缝流出。温琢玉泪光闪烁的双眼直抵他的心底,他感到很难过,“沈幼之,你救他!你救救他啊!”他跟着温琢玉一块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琢玉为亲人,为爱而不得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沈麟为朋友,为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沈幼之看向云微曦,此次前来岐山,谁能料到会生出这么多变故,丹药、膏药、救命之药都没有。而且以温琢玉现在的情况,输再多灵力,吃再多丹药也无济于事。可他看到沈麟为了这人哭成这样,也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微曦道:“沈少主,你撒手吧,让他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麟喊道:“我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沈幼之上前把沈麟的手掰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沈麟的手一拿开,温琢玉吐血吐的更厉害,他十指无力,松了沈麟的手,眼含泪光说道:“你见了阿夙,告诉他,告诉……师兄,师兄永远,不会抛弃他。”他好想亲口告诉褚江惑,即便自己没有能力护他安危,会替他挡剑,替他受所有的伤,哪怕那一日他遭到世人所不能容,自己也会站在他身边,永不背叛,永不抛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等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最后一面也没能好好道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