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话 (1 / 4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控制不住地想着过去的事,也不知过了多久,困意代替了心中的委屈,她一手托着下巴杵在床榻上,眼皮越来越沉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长夜深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里又起风了,窗外狂风呼啸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意识渐渐清明之时,第一感觉便是浑身无力,头疼欲裂。他脑中又浮起了一幕幕似是回忆的画面,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月来,他常常失眠,每到夜里都会头疼,那些画面连起来,宛若一场梦,但经过反复的琢磨感受,盛扶怀已经确定,他脑中浮现的这些记忆,并不是梦,而应该是前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书中的一个角色,他要完成任务,避免落得惨死他乡的下场,就要登上那个最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忍下耻辱,带兵出征,立下功劳以保家族之荣,又招揽贤士,百般谋划,只待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、一飞冲天,事情进行得似乎还算顺利,但后来忽然涌出的记忆不断侵占他的大脑,似乎是一场始料未及疾风骤雨,淋得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被浇得冷冷的,骤然想起,原来前八世,他都负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,娇弱又倔强的身影,她曾穿着红嫁衣娇羞地看向他,捧着他喜欢的书画讨他开心,亲自下厨做他喜欢的饭菜,每当看到她满眼期待地看向他,然后目光又欣喜转向失望,他都于心不忍,却又时刻告诉自己,他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哥哥,杀了他的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夺位,而夺的,便是他们谢家的皇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必须按捺着心中的感情,甚至对她冷言讥讽,直到她离去,他整颗心也似是被人剜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八世,她皆凄然离去,而他看不清自己内心的代价便是心里日日如刀绞、如油煎,痛楚难忍,以至皇位唾手可得、大业将成之时,他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谢湘,比得不到皇位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