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勇 (1 / 5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听到琴香馆几个字,想起来他应该就是那位退役的老兵,急忙走上前,问道:“原来是琴香馆的张老板,那您可知道那名少年,就是那名唤作溶月的琴师,现在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临安摇摇头,面带几分苦涩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与他少年也是因琴相识,关系甚好,此次他出了事,下落不明,我也十分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,那他——”谢湘亭心沉了下去,猜测溶月多半是凶多吉少了,她看向被押到一旁的陈顺,问道,“是不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顺不屑地笑了一声,承认道:“是,你们别找了,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——你这个禽兽!”张临安怒声骂道,狠狠瞪着陈顺,“之前溶月与我闲谈时,他经常提起你的好,说你为人爽朗大度,宽和待人,他自认为身份低贱,常常感激你对他平等相待,毫无歧视之意,没想到,你却狠心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顺愣了愣,却是觉得荒唐,“他觉得我好?那他还背叛了我,他将信件偷出去,就是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临安讽刺道:“陈总兵,溶月虽然是个低贱的琴师,但他是个有底线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顺冷哼一声,没再说话,他现在自顾不暇,也管不了他人的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临安悲痛之余,缓缓从身上掏出来一个玉佩,“将军,我之前也曾跟在盛老将军身边,盛老将军曾经救过我的命,大恩大德今生无以为报,但他交给我的事情,我一定要完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玉佩递到盛扶怀面前,“这个玉佩,是在盛老将军最后一次战争中,盛老将军生前让我交给你的,我侥幸从那场劫难中逃了出来,只可惜病得太久,后来也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你,如今我也算是完成了使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将玉佩接过来,紧紧握在手里,他眉头深锁,看了片刻,低声道:“这是......当年陛下赏赐给父亲的玉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圣上第一次将兵权交到盛扶怀的父亲盛崇安手上时,也同时赠予了他这块玉佩,以表心中对他的信任与期许,盛崇安当时激动地热泪盈眶,发誓会一生戎马效忠陛下,效忠大夏朝,平息战事,让大夏的百姓不再遭受战乱之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他没有食言,几十年里征战四方,平定西北匈奴,收复楼兰,立下赫赫军功,最终死在了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老将军一生的愿望,便是国泰民安,百姓不再遭受战乱之苦,他临死之前,从未有过什么怨言,他不在意什么名与利,也不在乎自己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临安完成了使命,该说的话也说了出来,终于感到了些许的心安,他拱手告辞道:“将军若无其他事,小的也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