闹脾气 (1 / 6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和季沉两人一大清早便离开了浔香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门时天边也刚刚泛起鱼肚白,这会儿两人骑着马,已经走到了城郊。季沉心中微微埋怨,他们连早饭都没吃就匆匆告了别,此时肚子饿得咕咕叫,越饿,就越想念浔香楼的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烦闷着,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,盛扶怀感觉到了他的情绪,放缓了行进的速度,和他说道:“秦术的药方只能让李慎昏睡两日,他若在我们赶回去之前醒来,麻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季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一个字,足以表达出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继续道,“这些日子你安逸惯了,现在是不是只想着谈情说爱,忘了自己还有职责在身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沉:“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无奈地叹息一声,季沉当真是越发放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季沉从后面跟上来,问道:“将军,咱们以后还回浔香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目视着前方,颇有几分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,“为了程姑娘?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沉挠了挠头,一张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,嘿嘿笑了几声,问道:“将军,您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眼都瞎了,居然还能看透他的心思,瞬时,季沉心里对盛扶怀的崇拜又上了一层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我眼睛瞎了,但心没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?”季沉捕捉到这个词,问道,“将军又能看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