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 (1 / 5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不知道她是何意,但还是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将手收了回来,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我在侯府的时候,有多少次这般冷的雨夜,都是自己度过的吗,这冷雨算什么,那时候我这心里比冰块还冷,冰雪积累的多了,便成了雪山,你知道雪山什么特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冷啊,”谢湘亭说着,嗤笑了一声,“寒冷至极,而且那里的冰不会轻易融化,但这样也挺好,太冷了,就不会有人轻易闯入,清净,自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将目光垂下,低着头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释然地笑了笑“你不用说对不起,这三个字根本没什么用,若是有用,那我也同你说一声‘对不起’好了,只求你以后,消失在我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...”盛扶怀有些窘迫,低吟半晌,才说道,“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也没再说什么,默默往前走着,一时气愤莫名地低沉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走了一会儿,见到前面街巷旁边,有一个小摊还亮着灯,在雨夜之中略显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摊位不起眼,走近了才能看清,是一位老伯在卖桂花酥糖,昏黄的灯光亮着,老伯伯佝偻着腰,动作缓慢地收拾着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居然还能遇到卖糖的。”谢湘亭低低感叹了一声,而后走上前去,对那老伯说道,“老伯伯,您怎么还没收摊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伯叹了口气,说道:“唉,本来想趁着迎春节热闹,能够多买些糖换钱的,谁知这突然下了雨,糖都卖不出去,又沾了雨水,怕是放不到明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低头看了看,问道:“是桂花酥糖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伯十分和善地说道:“是啊,自己家手工做的,姑娘若喜欢,可以先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