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 (1 / 6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见房间里没了别人,程曦才小声问道:“你说我们能见到月柔姑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试试吧,今日见不着,明日就再来。”她可是将她最喜欢的胭脂水粉都带来了,女人最懂女人的心思,她精心挑选的,月柔姑娘肯定也喜欢,就是不知道她今日的规则,还会不会从胭脂水粉里挑,为了以防万一,她还备了些金钗玉簪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曦有些忐忑,捂着胸口叹了声气,“本是我拉着你来的,倒是我先打了退堂鼓,心里紧张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给她倒了一杯茶水,好让她放松一些,她差不多能够猜到程曦那种矛盾的心境,既想要迫切地知道事实,又怕知道后会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怕听到你不想听到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曦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安抚道:“放心吧,季沉的为人你我都看在眼里,说不定是有什么缘由,或者被别人强拉来的也有可能,到时候若是真坐实了季沉的恶性,我就找人帮你揍他一顿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扬了扬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曦听着她的话,心中轻松了许多,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坦然面对接下来的事情,深吸了一口气,感叹道:“也不知月柔姑娘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看着她邪笑,“根据我的直觉,月柔姑娘弄出这么多花样来,估计也只是心思巧妙,她肯定没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曦心中暗暗哀叹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耐心等着,很快到了戌时,吴妈妈十分准时地公布了今晚月柔姑娘的接客规则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十分简单粗暴: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给的银子多,月柔姑娘今晚就属于谁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不可思议地摇着头,心中暗暗念叨,你我本无缘,相见全靠钱,如此光明正大地谈钱,月柔姑娘的规则果然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