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心念念的人 (1 / 3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刚醒,头晕还没退去,他支撑着坐起身来,睁眼便见到一个留着胡子两鬓有些斑白的半百老人,一时没反应过来,冷声问道:“您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守真急忙回答,“小的是辋川的县令,方守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将扶着额头的手放下,点点头道:“原来你就是方守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守真连连俯着身子,说道:“是是是,自从将军大人南境,还未有机会邀请大人来寒舍光顾,是小的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摆了摆手,道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侧目见到一旁站着的陆绾夏,想起来昏倒之前发生的事情,便又说道,“只是你的手下,日后有必要多家管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小的一定严惩她,革职三日,罚俸一月,再领三十个板子。”方守真向着陆绾夏严肃命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陆绾夏听罢,双手抱肘,不屑地嗤了一声,而后才拱手,蔫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见她不服气的模样,颇为无奈地笑了一声,问道:“陆大人是觉得我公报私仇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绾夏虽心里不悦,但还是摇了摇头,承认错误道:“没有,将军已经交了罚金,小的就不应该再纠缠,而且小的没察觉将军身体抱恙,是小的太过粗心大意了,还请将军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沉声道:“没察觉不是你的过错,只是往后秉公办案便是,勿要把自己的情绪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,转头对方守真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她既已认识到了错误,又是个姑娘,三十个板子便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守真见盛扶怀没有计较,万分感激道:“多谢将军大人,大人身体可还觉得不舒服,不如小的将大夫叫过来,替大人诊治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摇摇头,“不必了,我已无碍,都是些旧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守真放下心来,又说道:“将军,寒舍离县衙不远,不如您移步到寒舍歇息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见他是诚心邀请,也没拒绝,便随着方守真去他的府上小坐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守真的府邸不大,但其中布置十分精巧。绿柳周垂,粉墙环护,院内的亭台楼阁都十分精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