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惊 (1 / 4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那男子护着肚子,一进门便诶呦呼叫,既痛苦又十分气愤地扬起手,指着谢湘亭的方向骂道:“就是这家黑店害得我!他们这里的东西不干净,大家都不要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几桌客人方才还只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,听他这么一说,立刻放下了筷子,全然警觉起来,半信半疑地等着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突然从里厅里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转头看去,见到一名围着围裙的男子,手里还拿着菜刀,气冲冲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菜刀被磨得镫亮,在光下闪了闪,众人急忙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是苏映过来了,谢湘亭的心往嗓子眼提了提,生怕他的脾气,闹出来什么事端,急忙将他往自己身旁拽了拽,低声道:“饭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映肯定道:“绝对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相信他,也早就知道这郑济就是来找事的,便朝他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郑济,气势颇有些凌人,“这位小兄弟怎么如此确定,你的痛症是因为吃了我家的菜菜这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不紧不慢,十分淡定从容,没有一丝畏惧的一丝,虽是普通的问话,但每一个字里都仿佛藏了冷锋,让人不寒而栗,苏映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湘亭这般模样,一时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谢湘亭虽是他们的掌柜,却是一点架子都没有,有时候还会供他们驱使,帮他们干点活儿,但这个时候,谢湘亭浑身散发出的气质,浑然天成,由内而外,普通人想装的装不出来。男人的直觉,他们掌柜的,定然不是一名寻常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半瘫在地上的男子许是也被这种气势震慑到,一时脑子里一片空白,支支吾吾地竟然忘了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济见他这没出息的样子,狠狠地朝着他的肩膀踹了一脚,骂道:“丢人现眼的东西!还不赶紧说,可别冤枉了人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还不忘装好人好给自己留条后路,谢湘亭觉得可笑不已,嫌弃地收回目光,生怕多看一眼便糟蹋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男子这才回过神来,急忙道:“没有没有,肯定是因为他家的酒菜。我身体一向很好,昨日在这里吃了饭后就肚子不舒服,一直到现在没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......”谢湘亭拉着长音,好声好气道:“那你可有去看大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