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告人 (1 / 5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说得极其难听,谢湘亭并非什么都能受着的主,立刻反驳,“郑夫人,请注意你的言辞,说我的狐狸精?怕不事你搞错了,你的夫君自己心怀不轨被我赶了出去,你不去管教管教他,来找我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夫人呸了一声,“你倒是把你自己说的如高岭之花,装什么圣洁?我夫君怎么不去找别的女人,偏偏来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觉得可笑至极,忍不住嗤笑了一声,“这我怎么知道?你回去问问郑济,答案不是来的更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夫人完全没有想到,一个小酒楼里的小掌柜,会有这般勇气,不慌不忙地与她顶撞,谢湘亭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她自己反倒是气急败坏,倒显得她格局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看了会儿热闹的方芷宁也不禁捂着嘴笑了两声,然后阴阳怪气道:“郑夫人,我看您以后,还是先将家事处理好,把事情都打听清楚了再出门吧,不然容易冤枉了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夫人到底受人恭维久了,此时脸上挂不住,便甩袖离去,不忘丢下一句,“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见她离开,终于松了口气,心想着以后估计是要和麻烦纠缠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心里叹了叹,然后转过身向着方芷宁说道:“方才谢过方小姐了,方小姐说的三日的饭菜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不确定方芷宁是否真的想要从他这里订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芷宁眼睛一眯,笑道:“自然是真的要订,你以为我是为了帮你才这么说的吗?我可没那闲功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方才吃过了这里的饭菜,味道确实不错,不过也没什么特别之处,不知盛扶怀为何独爱此处,心里想不通,但也想着,若是订了浔香楼的饭菜送到他们方府,便可以邀请盛扶怀去府上用饭了,总归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着想着,嘴角不自主地上扬起来,觉得谢湘亭十分面善,便想着多说两句好尝试着多打听些消息,于是问道:“谢掌柜,你经常在这厅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道:“偶尔也会帮忙端端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芷宁点点头,“还真是平易近人,那谢掌柜可曾注意到过有一名男子,气质不凡,相貌俊美,最近经常来这里用饭?哦,昨天他貌似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日她与盛扶怀告别后,总觉得盛扶怀的态度难以捉摸,又心有不甘,便派人悄悄跟在盛扶怀身后,那小厮回来后,便告诉她,盛扶怀是去了一家叫浔香楼的酒馆用饭,方芷宁默默记下,今日便按捺不住,也来了浔香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道:“不曾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