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(1 / 4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和盛扶怀走在最前面,带着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进了醉仙楼,里头跑腿的伙计还是很热情的,见有这么多人过来,急忙小跑着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位客官里面请。”他脸上带着标准的笑热情,许是因为谢湘亭站在几个大男人之间显得有些突兀,店小二招呼的时候,便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脸色刷的一下就暗了下来,往前一步跨到店小二面前,将他往后逼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扶怀掏出一个牌子,说道:“我们要贵宾包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目光在那块牌子上晃了一下,然后会意道:“明白了,几位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转过身,带着谢湘亭一行人往楼上走,一直到了一个雅间内,打开门后,便是普通的桌椅布设,但店小二并没有在这里停下,而是继续往里走,又打开一扇门,这里处的房间里并没有布置桌椅,只有几个橱柜和几竖屏风,帐幔垂下,神秘感十足,但怎么看都不像是吃饭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边走着,隐约听到有呜呜唧唧的声音传来,没走几步,便左转又进入了一个房间,房间中央有一个精致的红木方桌和几把红木椅,那椅子上铺着用动物皮毛做成的软垫,谢湘亭看的心里难受,便将目光转过去,见这四周屏风环绕,案柜上摆了不少金贵的花瓶摆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屏风后面不是别的,正是一个个金笼子,每个笼子里都关了一只或两只狗,大小品种都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注意到,那些笼子旁边的四角案几上,摆放了一排各式各样的小刀还有钩子之类尖锐的利器,看得她心里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她长在宫中,知道人心险恶,但却不知,还有些人会有这种怪癖,好让内心的阴暗面得到释放和发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恶心至极且痛恨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夏朝元帝在位之时,他最为宠爱的贵妃十分爱惜猫狗,元帝便特意颁布了律法,规定不论是皇宫还是民间,都不可随意食用狗肉,违者罚款,若有虐杀动物着,直接入狱。

        醉仙楼居然敢在私下里做这种违法的生意,除了胆大包天之外,那郑济内心定然也是变态扭曲的,怪不得那日酥糖见到郑济后的反应如此剧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在醉仙楼附近捡到的酥糖,想必这小家伙之前没少受苦受惊。万幸它从醉仙楼里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佯装镇定,到座位上坐下来,那店小二站在旁边等着他们点菜,“客官,您先看看,要些什么菜?可是要痴迷?这是我们招待贵宾的主打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摇头道:“都不要,先给我们上壶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