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 (2 / 4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一愣,“就....只要一壶茶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点点头,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几位稍等。”店小二语气里有些失落,转过身的时候才露出嫌弃的表情,但他又想到这些人都是贵宾,不敢随意怠慢,上茶的时候,端来的是上好的龙井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品了一小口,便皱了皱眉头,直接把店小二叫了过来,“小二,我们要的是茶,不是泔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虽是带着笑的,但明显比方才冷漠了不少,“姑娘说什么呢,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龙井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摇着茶杯道:“就这个味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保持着勉强的笑意:姑娘怕是干喝茶口中苦涩,几位要不要点些菜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湘亭斩钉截铁道:“把你们老板找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,这群人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,而是来找事的,他原本心里就厌恶,此时平添了一股火气,没好气道:“不知咱们醉仙楼哪里招惹到几位客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残存的那点耐心差点就没了,欲要发火的架势,但转眸正与盛扶怀那双极寒如冰的目光对上,一时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,只得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又懵又气,但一想到这群人有贵宾专属的腰牌,心中猜测这群人既然有这种特殊癖好,那心里定是不太正常的,于是缓了口气,安慰道:“几位稍安勿躁,若是遇到了什么事想发火,这里有各种各种的狗崽们供您发泄,大可不必冲小的来,您不点菜也可以,那边的小狗崽们可要看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说完,便听到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,吓得一颤,“客、客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谢湘亭已经将手里的茶杯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脸上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,随手又从桌上拿起来另一盏茶,提到半空,两个手指头一松,那茶杯落在地上,再次发出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醉仙楼打工的,就算是个小杂役,也是经过精挑细选选出来的,身上都有两把刷子,店小二见到这番情景也没太多惊慌,只往后退了些,移到门边抬手拉下了门框旁垂下的绳子,瞬间一阵铃声响起,从门口涌入几个壮汉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