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“少往爷身上泼脏水,你不守妇道,反而埋怨上爷了?”汤若松勃然大怒,连连冷笑,“在后院里独守空房的又不止你一人,别人可没去偷汉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她们认命,我不认。”凤姨娘倔强地挺直了身子,“我年轻貌美,我爹是个上骑都尉,可除了刚进府的那几个月,大爷就再不踏进我房门一步。但洺月那个连名分都没有的小贱人,一进府就住进了正屋,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,凭什么?我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爷来告诉你凭什么?”汤若松松开她,抖抖袖子重新坐好,“就凭她比你年轻,比你貌美,比你听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凤姨娘闻言愣了一会儿,忽然无所谓地大笑出声,“男人果然都是喜新厌旧,但见新人笑,那闻旧人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松见她已有疯癫之状,皱了皱眉,给青梅使了个眼色。青梅招呼几个丫鬟走过来,上前将凤姨娘扶起来,凤姨娘没有丝毫反抗,只是一路笑个不停,任她们带离正屋。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松等凤姨娘走了,忽然对胡姨娘道:“你给我倒被茶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姨娘被点名,隐约有些不安,她避开地上的碎瓷片,拿起刚才青梅沏好的茶壶,重新倒了一杯茶,弯腰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松抬眼睨着她耗了一会儿,直到胡姨娘都有些维持不住这个姿势,才将茶接了过来,没有饮,只淡淡地说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姨娘惊了一下,老实跪下,心中不由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院里的姨娘,再怎么斗也不能偏帮外人,凤姨娘就算再不好,也是爷的女人,还轮不上太太去收拾她!”汤若松弯下腰,迫着她一字一句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爷,刚才太太在那里逼问,我一慌张就说了不该说的话,还请大爷见谅。”胡姨娘赶紧低头认错,反正心腹之患已除,就推说一切都是因为受惊之后的慌不择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儿,你当爷是傻子吗?”汤若松叫出她的小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爷,我——”胡姨娘还想解释什么,他却将一杯茶水猛地泼到她身上,打湿了她的夹袄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