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汤若榆脸色微变,明白了他所指的是何人,但他不愿相信,犹疑地说道:“我媳妇和吴氏一直相处得不错,吴氏孩子没了,她比谁都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松恨其不争地斜了他一眼,轻声骂道:“老二,你糊涂了,你媳妇的大舅哥可是南城兵马司的指挥使,那道观可是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榆被他一句话点醒,微张着嘴愣了片刻才恍然大悟,“大哥,你是说,是赵家去道姑换的符箓,后来又嫁祸给那婆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指给你一个查找真相的方向,到底是不是赵家干的,还要你自己去查。”汤若松可不想揽这烂事上身,若非谢氏紧盯着他的后院不放,他才不爱管闲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就去派人查。”汤若榆如坐针毡,犹豫了一下站起身,疾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里面渐渐安静,汤老太太喝完药之后终于睡了过去,汤自廷夫妇带着一众子女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榆哥还没回来?”汤自廷没有看到汤若榆的身影,不禁皱眉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回来了,送符箓的婆子已经人事不知,他又去找其他线索了。”汤若松没有多说,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这事跟那个道姑脱不了关系,真是好大胆,居然敢在我汤家头上动土!”若不是顾忌着才睡下的汤老太太,汤自廷也要踢东西泄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爷您也别动气,到底是外头人干的,还是咱们府里出了内奸,还没个准说法呢!”谢氏上前替他抚了抚胸口,又瞪了汤若松一眼,分明是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方才气哼哼地到了汤老太太屋子,本想告状,可见老太太气色不佳,汤自廷又黑着一张脸,只得先把搜汤若松后院的事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说的不错,捉人拿赃,等日后见了分晓,爹再想如何处置那帮子小人,如今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。”汤若松吊了郎当地看着汤自廷夫妇,他就等谢氏发火,看看到时是谁吃亏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氏最是看不惯他这副不敬继母的模样,刚想伸臂指摘他,就被身边的尚妈妈一把拉住,“太太,您和伯爷都忙了一晚上,先回房歇歇,明早还一堆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氏侧头看着尚妈妈,见她一个劲地冲自己摇首,只好忍气作罢,转身对老三汤若桐和钱氏说道:“你们两个今晚就守在这里,老太太若有什么不舒服的,就赶紧去回禀我和伯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母亲。”汤若桐夫妇恭敬地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