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(2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家中,谢氏也就只能指使得动剩下的几个庶子庶女。尤其是老三汤若桐,虽然也跟着汤自廷上过战场,但到底年轻经验不足,尚未立下什么战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松哥,你也忙活了半天,早点回你院里歇着吧!”汤自廷临走前还惦记着长子,生怕他劳累过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氏见状撇了撇嘴角,自家老爷未免太过偏心,把大儿子简直当成了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松等他们走后,才悠哉地往青云轩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此刻已近子时,青梅依然带着丫鬟们守在房里,等待他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进了屋,青梅几个立马忙碌起来,打水的打水,拿衣服的拿衣服,倒茶的倒茶,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洺月呢?”汤若松用温热的巾子将手脸擦洗干净,没看到洺月的身影,不由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睡下了。”青梅边接过巾子边回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汤若松嗯了一声,去了寝室,果见洺月拥着被子躺在床上,呼吸悠长,显然已经睡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脱了外衣,一眼扫见挨着窗户边的榻上,放着一个茄包。走过去拿在手里一瞧,还没完工,但针脚细密,绣着是一棵挺立的松树,可见是给他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地挽起嘴角,晚上发生的不快抛诸脑后,脱掉靴子上床,从后面搂住她,一股幽淡的香气扑鼻而来,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日,汤若松又不在家,洺月在榻边做针线,秋荷忽然走进来神神秘秘地道:“姑娘,你猜到底是谁弄没了吴姨娘肚里的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洺月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干的,放下茄包抬头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二奶奶。”秋荷弯腰到她身边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洺月吃了一惊,瞪大眼睛,“居然是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