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阿洛想得很美好,可惜现实并不如她所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珍宝阁内转了一圈,各色宝贝看了个遍,人却没见到几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珍宝阁这种地方,普通老百姓不会进来。这里的宝贝价值连城,能买的起的皆是权贵富豪之流。因此店中客人寥寥,有什么人一眼便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洛没找着自己想见的人,反倒是看见了一直以来跟原身不大对付的太尉之女赵秋晨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晨这姑娘,说得好听点叫性情中人,说得难听点就是情商低。因为自己爹是当朝太尉,位列三公,赵秋晨便也自觉高人一等,平日里行事很是张扬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赵家就她这么一个女儿,其他都是儿子。于是上到八十岁的老太君,下至四岁的小侄子,全都宠着她让着她,把赵秋晨宠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的苏洛嫣不喜赵秋晨那不懂规矩的样子,觉得她们不是一路人,平日里并不怎么搭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晨却认为苏洛嫣太装模作样,还没嫁给太子就天天摆出一副太子妃的架势,整天扳着个脸,好像再没比她更端庄贤淑的贵女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二人差不多的年纪,自然而然被人拿来比较,而每次被人夸的永远都是苏洛嫣。赵秋晨讨厌死这个别人家孩子了,每每在外遇见,总爱刺苏洛嫣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洛正想装没看见她,低头看橱柜里摆的一支掐金丝蝴蝶发簪,就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张扬声音:“哟,我当这是谁,原来是苏大小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洛默默转头,只见赵秋晨着一袭烈烈红裳,领着一串丫鬟小厮,手里还捏着根红色的小马鞭,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啧,”赵秋晨惊奇地将阿洛从头到脚打量着,脸上的表情夸张到了极点,透着一股子嘲讽意味,“刚才远些我都不敢认,苏洛嫣,你今天打扮成这副模样,可真像个要升仙的道姑,难道你这是在为出家做准备,真不当你那太子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小姐。”阿洛平静地冲她颔首,同以往一样打了个招呼,并不接她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晨这人,你越跟她较真,她越来劲儿。像往常那样不理她,她最多刺你两句就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洛继续低头看簪子,这簪子做得精巧,金色的丝打磨的很细,丝上串着细细的金珠,弯曲组合成蝴蝶的翅膀。可以想象如果戴在头上,每走一步那蝴蝶翅膀便会轻轻颤动,翩翩如活物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