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8 章 (1 / 5)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这大少的剑术是愈发精进了,身上的阴气透过精铁,都能直接冻煞人,不过十几年,就能晋升到尸王级别,不愧是从那个万人坑里爬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那样肉眼可见的阴气滋养多年,还能保持现在的理智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那赶尸派真是老顽固,这样的尸不救,天天救那些刚成尸的,就战场那些起尸的,哪个没见血,就欺软怕硬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看了会儿,自顾下去查阅资料,怎么那群老顽固还能加固阵法?是不是该去拉个学阵法的兄弟来帮忙?这一时半会儿的到哪儿找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业务也不对口的,老道根本不认识几个阵法上的高手,道符剑道上的高手倒是有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半三更,云安城外,几个身背棺材的道士疾行奔走,一步一个脚印深入土层,森林前方还有火光,似乎还有别人错过入城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过去看看,这边我们留下来看。”为首之人指示分头行动,另一队迅速朝火光走去,剩下的走上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官道之上,夜晚月亮直照,遗留点点星光。今日云安城中传出怪事,说是路过城门听到了凶尸娶妻的摇铃,棺材样的花轿还是从城里抬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停在那点泛着星光的路边,放下身后棺材,捏起地上的土层闻了闻,“这是磷粉,传言是真,这里确有凶尸娶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叛徒老道又在搞鬼,也只有他敢给凶尸娶妻,隔壁木兰城尸气那么重,盖都盖不住,之前怎么没发现过异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没有发现过,是没有回来报信的,”一年轻些的满脸严峻,“前几日就有子侄辈的去了木兰城,至今未有消息,昨日凶尸娶妻他们若在城中,怎么可能察觉不到,只怕是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赶紧去木兰城。”一行人迅速带上棺材,前往火堆方向汇合,火堆那边人数还不少,有十几个的样子,各个带着剑,年纪都算不得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们怎么来了?”那个从木兰城中出来的青年剑客捂着胸口站起来,面色还苍白着,略显文弱,“你们也是来查探木兰城尸气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木暇?你们还没到木兰城?这一路游山玩水与人斗殴来的?”应声之人放下棺材,冲为首的解释道,“他们就是前往木兰城查探消息的子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侠客本名木暇,赶尸派日字辈的人,看向几人背上的棺材满眼艳羡,其他几个小辈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