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 章

 热门推荐:#
        “喝掉它,能活长一点,补气血的,之前我还需要,现在作用不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喝!苦死我了!你的药你自己喝掉,反正我不喝,我吃饱饱就不冷了。”百慕安背过身去,态度坚决,埋头对着只烧鸡猛吃。

        穆尼无语,又想起一事,“你之前一顿吃几只烧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你觉得我吃得多?我之前应该可以吃两只,现在……呀哈,我好像饭量增加了,今天已经吃了六只烧鸡,还有两锅粥四五碗饭了,好像糕点也吃了好多,算下来都没停过,呀,我不会把你吃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幸灾乐祸的语气,很欠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你刚刚一口药够你吃多久吗?”穆尼冷嘲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百慕安嗅到了有钱大佬的气息,目光炯炯,“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穆尼看着百慕安靠过来的脸,弹了弹奶嘟嘟的脸,“够你这野丫头吃半辈子的,里面二十多味药,你熟悉的就有一颗千年老参,有价无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哦,不愧是城主府的气派,”百慕安放下烧鸡,再次端起那药碗,这么贵的补药,不喝真的浪费,但几口下去,苦得肝肠寸断面色铁青,又放下了,自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剩下小半碗,穆尼端过来一饮而尽,放下碗,蹙着眉搓了搓手上油脂,肉眼可见无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穆尼掏出一帕子,扯过百慕安,给她擦掉手和脸上的油,百慕安心安理得抬起脸让擦,明显不是第一回,“你家人都不教你礼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我野丫头吗?”百慕安嘟嘴不开心,“果然爹爹说得对,你们都是大猪蹄子,嫌弃我,我又不是非要吃你家大米,我爹爹也是这样做的,怎么从来没人说坏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爹也这样?跟你吃得满身是油?那平常谁给你擦?”穆尼倒是有些诧异,一个小姑娘就罢了,一个老年人也这样,未免有些不雅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常我师兄们给我擦,他们会给我带烧鸡。我们在山上都吃素的,爹爹说要修身养性保持身材。”想起山上苦逼的岁月,还有一桌的绿色,百慕安又不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现在挺好的,伸手,又想去抓烧鸡啃,被穆尼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控诉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